天听了霍然一惊,可不是怎的,自

抽搐着,指指我现在住在山上的老宅里。”
谢天挠挠头说:“我是想,咱们要是也往酒里加些东西,一准更香。”
谢天蹑手蹑脚地走到她的身后,伸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茹月吓得尖叫一声,蹦了起来。谢天哈哈大笑,茹月见是他,才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埋怨道:“二少爷,你吓坏我了!
谢天凄然一笑,“我就算是成了魔,也是给你们逼的!三婶,我看错了你,你知道吗,谢天是个没娘疼的孩子,从小给人欺负,自从你嫁来,我心里其实就把你当成半个娘啊,在这个家里,除了爹外,只有你疼我亲我,我也敬你重你,你说什么我都信,从未违背过你,你觉得谢天这样做还不够吗,三婶?”他颤声问,泪水在眼眶里打着旋儿,“你知道茹月从小跟我好,我配她最合适,你不是也经常在我面前夸她吗?可为什么偏偏是你跟他们串通一气,把月儿从我身边夺走。三婶,我被赶出去后一无所有,难道连爱月儿的权利也不能有吗,连她你们也要帮着子书抢,三婶啊,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吗?”说完最后一句话,他的泪终于下来了。
谢天岂肯罢手,一把挣脱,凑到洞前一瞄,登时一股热血直冲脑门,肝胆俱裂,抬脚便要朝窗户踹去,忽觉身子一麻,直挺挺向后倒下去,被沈芸就势扶住,背起来就朝府外逸去。
谢天强笑下,伸手给他擦擦泪水,“别哭,以后二哥哥还会来看你的。”一咬牙,推开子轩,叫了声:“三婶!”冲着沈芸磕了个头后,起身大步朝门外走去。敖少秋跺了跺脚,忙跟了出去。
谢天却只是冷笑,背对着众人,歪头话,谈什么指使?”沈芸听他这一说,便明白里边有隐情,只怕敖子书在这件事上脱不了干系。
谢天听了不寒而栗,方文镜笑得有些阴森森的,“你有时是不是也觉得……真气乱窜,气血攻心,无法控制……”
谢天听了霍然一惊,可不是怎的,自己的下场不就是最好的例证?尽管方文镜那个落花宫盗贼的身份,一度使其在谢天心中的位置打了折扣,但在后者潜意识里,还是很敬重这个师傅的。现在听了这番话,更是如拨云雾。
谢天听了身子一紧,心下登时冰凉,三叔敖少方是给方文镜害死的,偏偏自己却又修习了《落花诀》,这怎能不叫三婶伤心?泪水登时夺眶而出,叫道:“三婶,我错了,我不该练《落花诀》的功夫,我对不起你和三叔!”
谢天听了心头剧震,眼睛瞪得滚圆,猛地抓住方文镜的肩膀,使劲地摇晃,“师傅你说什么,茹月怎么要嫁给子书了?”
谢天听了一怔,但他马上便领会沈芸的心意,赶忙摇头道:“三婶,谢天绝对不会叫你也以身犯险。”
谢天听了这话,脸上露出懊恼之色。“难道……难道我和师傅就要白白在这里等死不成?”
谢天听了这话,身子不禁一哆嗦,说:“没,没什么……”
谢天听了这话,心里一酸,听子书说:“三弟,都过去了,不说当年!”子轩又道:“我太想见到二哥了,今天我成家了,真希望二哥能来看看。我这个从前老骑在他背上玩打仗的孩子也成家立业了,二哥要能看到,他一定会很高兴。”
谢天听了这话,一呆,默默地想:“我真的恨那个老……毕竟,他当初同意爹收养了我。”
谢天听了这话呆住了,他怔怔地看着沈芸。“你师傅就是这样一个人,睚眦必报,三婶最担心的就是你跟他一样,无法宽容别人,做不到以德报怨,也就更谈不上回来撑起这个家了。
谢天听了这句迂腐透顶的话,差点笑出了声,猛听得敖子书提高嗓门:“你错了爹,子轩他也能进来,他要做咱风满楼的主子了。”声音忽悠低下去,“儿以后跟爹一样,也来做个护楼的人吧!”
谢天听他这一说,马上兴味索然,将他的胳膊扒拉开说:“师傅,你怎么又提那件事?我说过的,我不会跟你走!”
谢天听他这一问,拿酒杯的手停在了半空,苦笑着,“大哥你看呢?”
谢天听她语气有异,低头看着她的眼睛,问:“茹月你怎么了,难道嫌我来迟了?”

窗棂,听这婆媳俩数落着,心

看着房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沈芸急了,道:“谢天!你说啊!书到底藏哪儿去啦!”
谢天却只是冷笑,大奶奶眼中闪过一丝恨色,转头瞧瞧敖老太爷,见他若有所思地微闭着眼。敖少秋皱着眉,冲着儿子喝道:“快跪下!给少堂主赔罪!”
谢天杀心既起,眼前登时又一片模糊,狂叫道:“不管啦,挡我者死!”拳脚并用,呼呼生风,只要跟他碰招的,必如遭电击,身子跌出丈远。
谢天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泪水又涌出来,猛地一咬牙,转身冲出祠堂,没入了黑暗之中。
谢天使劲地点点头,“我明白了三婶。”
谢天是个抱回来的野种,名分不正,登不得楼,血液里隐藏着危险,隐藏着对抗,注定长成这个家族中的叛逆。
谢天手抓着窗棂,听这婆媳俩数落着,心头涌上一股绝望来,猛然嚎叫起来,便像被逼急的饿狼一样,眼睛里泛出血丝,脖子上青筋暴起,下面人一慌,不觉都向后退了半步。敖少广突然高声叫道:“箭阵伺候!”护楼兵一起抬弓,箭头瞄准了窗口。
谢天甩甩头,竭力使自己保持清醒,说道:“好,好,我走!”果然转身朝外面走去,此举大大出乎众人意料,不觉都舒了一口气。突然,谢天的身子向后翻起,在空中一个筋斗就弹到了他们跟前,在众人的一片惊叫声,伸手各拿住一人,当成了武器抡得呼呼生风,护楼兵投鼠忌器,哪里敢挥动刀枪,当下被他打得鬼哭狼嚎。
谢天说声好,又问过子轩的安稳,方才离开。剩下两人便走去树阴里盘膝坐了,此地竹林如翠涛起伏,地上绿草如茵,有蝶上下翩跹,风景着实不恶。
谢天说声是,沈芸听他语声洪亮,心才放下了,问道:“谢天,你可知道南湖楼最近换了新主人?”
谢天思索着,猛地想到了什么,“三婶!”
谢天抬起头,敖少秋欣喜地瞧着儿子,为他抹干泪水,谢天说:“爹,孩儿回来有几天了,就是不敢露面见您。”
谢天抬头见沈芸的眼中有泪光,鼻子一酸,悲声道:“三婶,你别生气了,我认罚。”
谢天叹道:“又出一个苦字,不当人意。且听我的,贾至诗云,一酌千忧散,三杯万事空!
谢天叹了口气,说:“大哥,我住几日等风声小了点就走,我倒想跟你说件事。”迟疑一下,才道,“这两天,外面我几乎都找遍了,就是没看到茹月的影子,大哥,你心里就一点不急吗?”
谢天叹息着,收回目光走去角落里,不多时,便听到敖子书沉重的脚步声。他躲在书架后,看着大哥举着灯笼迈进门槛,他看起来很虚弱,脸色蜡黄,额头上皱纹密布,背也驼得厉害。将灯笼挂好后,又呆呆站了会儿,才慢慢在椅子上坐下,却并不读书,只是坐在那里发呆。
谢天听到话声,从舱中钻了出去,恨恨地盯着敖子书,牙缝里硬生生地挤出几个字来:“这个卑鄙小人,来得正好!”
谢天听到这句话,脸色登时煞白,全身不停地哆嗦,拳头握得咯吱咯吱响,众人都防备他暴起伤人,纷纷亮出了兵器。突然,他嘴里发出一阵狂笑,笑到一半时,猛地捂住了胸口,觉得气流上涌,如翻江倒海一般,脸色也变得铁青,眼前一片恍惚,敖少广的身影化作无数个,在跟前晃闪着。
谢天听到这里,忽的从地上站起来,怒道:“我指使你?我都不曾跟你说过

我大约放过去了三辆。乘客寥寥的电车

个老儿,此间的事一了,看我如何料理你们。胡林猛然喝道:“西风堂主、千心阁主,你们前段时间来见我们义父说什么话来?谁要替你们书楼找回藏书,便拥戴他为总楼主。我义父他老人家日前杀死落花宫贼人敖谢天,夺回那些珍本,又出钱帮你们购买了枪支弹药,武装了你们的护楼兵,对西风堂和千心阁来说恩同再造,你们如何转眼就忘记了?”
西风堂主嘿嘿一笑:“敖老爷子也早该带他这宝贝孙子出来历练历练了!”
西风堂主环视众人,愤愤地道:“各位可听见了,她污蔑我们浑水摸鱼!”
西风堂主见敖家有人附和,大喜,忙道:“少奶奶说得正是,我们此举不过是尽些微薄之力,也不枉与敖家这世代的交情。”
西风堂主接过纸来一看,几个人都凑过低声念,大吃一惊,“花落不知处,落藏十八年。敖家三奶奶实乃落花宫人。偷藏一家,天下奇闻。”
西风堂主看看千心阁主和太月院少主,又看看表情木然的敖子书,站起来冲着孔一白一抱拳,“周先生,莫非这便是你刚才所说的愧对我等之事?也就是说,您也是赞成令婿的高见了?”
西风堂主看起来有四十六七岁的光景,略显得黑瘦,平常总爱眯着眼,一副大睡不醒的模样,如今眼神却变得锐利,恍惚还闪过几丝焦虑。他听了千心阁主的话:苦笑一下说:“胡兄,事情有些急,我就直说了吧,最近几天你这千心阁可有什么风吹草动?”
西风堂主冷冷地瞧瞧敖少广,又回头看看敖子书,“要我们信你却也不难,除非让我进去亲自查看。”另外两人也一致附和,非要上风满楼不可。敖子书迟疑地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不知该不该答应这要求。
西风堂主冷笑道:“谁叫人家财大气粗呢!换作前几年,我压根就不理会这种人。”太月院主处事慎重,说:“可能中途有什么变故,亦未可知,诸位不必太放在心上。”
西风堂主冷笑着,干脆就把话挑明了:“我要是敖家老爷子,早将这贼女子轰出门去了!还能容她?”
西风堂主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来,抚须道:“好,眼瞧着阅书会的日子也临近了,届时我们各楼都把所藏的珍本拿出来,风满楼能参加吗?你家子轩不是才去了省城?他这趟也是为了这事情,想借劲儿叫上边拨点款子,他如今可是嘉邺镇的督学,你们终不至于在那天扫了他面子吧。”
西风堂主马上冷冷地质问,“怎么,莫非是大奶奶私下作的主,连子书也不知道?”众人都回过头盯着她,大奶奶脸色苍白,手紧紧地抓着椅子背儿,“好啊,几位说起来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何行事却像泼皮无赖似的,不分青红皂白,逮谁咬谁?”
西风堂主忙道:“记得记得。当年也是敖庄一件大事呢!我们几个也都去了。”
西风堂主忙问:“子书啊,你爷爷他……”几位老者朝船楼瞧了瞧,见再无人出来,不禁面面相觑。敖子书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异样,不慌不忙地说:“是这样,爷爷知道这赏书会是每年各大书楼的大事,故而早早就作好了准备,不料前些天受了点风寒,一时竟卧床不起,所以只能命晚辈代表风满楼前来赴会。”
西风堂主猛地抬起头,咬牙道:“各楼世兄,能否暂借我三千大洋,西风堂用十年来还。”
西风堂主瞧不过他那副德性,说道:“诚如刚才子书所言,明刻本粗糙平庸,宋本才是真正的书中瑰宝。我这里倒也有个孤本,好像比宋本还要早些,诸位请赏眼——”
西风堂主却指着他笑起来:“哎老哥,你叫他什么,应该称呼人家为督学才对!”转头笑眯眯地看着敖子轩,说:“督学大人,你来说说,今日的嘉邺镇是不是可以名垂藏书史册了?
西风堂主上前拱手道:“先生,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和您一样悲痛。大小姐是为我们各家书楼死的,我们绝不会放过敖家!”
西风堂主叹道:“子书啊,你这玩笑可开大了。你现在已经不是孩子了,是风满楼的楼主,你该明白这些书对我们各楼是何等的分量。没有它们,我们百年的藏书楼便是毁于一旦了。
西风堂主听了不由得冷笑,说:“真是后生不知深浅,我知你学问大,可你能大得过你家老太爷吗?这话就连你爷爷也不敢说出口的。”
西风堂主听了这话捂着胸口慢慢倒下去,幸好后面的人手快,把他扶住了。敖子书叹道:“西风堂就算近年的年景不好,也不至于把这两部书发出去啊!”
西风堂主听了正合心意,忙道:“如此甚好!”于是敖子书头前带路,西风堂主后边跟着,两人上得楼去。敖少广恨恨地又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后悔听了方文镜那厮的话,又凭空惹出这等是非。
西风堂主闻听跑过来,望着两卷书一片茫然,“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芸一笑:“这你就要问孔一白了,谁不知道南湖楼修书作假的本领天下第一。”
西风堂主闻言冷笑,“敖翁可真会如封似闭啊!我们万万不会因你家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就

?”我说,“你煮两块骆驼肉给他们吃就行了

通,娇娇,你们先去吃肉,让黄彪给你们上最好的肉,我现在有事,待会儿,我们一定商量出个解决的办法。”
“这是你说的话吗?”母亲用特别鲜明的嘲讽口吻说,但她马上就改变了腔调,严肃地说,“我也是个人,我也是红口白牙凡胎肉身,也知道肉好吃,以前我不吃,那是我傻,那是我不明世,人活着,想来想去,最重要的,其实也就是为了一张嘴。”
“这是说的哪里的话?”老兰似乎是无意地摸了一下那扇破耳朵,宽宏大量地说,“人生在世,谁也要办几件糊涂事,连圣人和皇帝也不能例外。”
“这是用酒麻醉的吗?”
“这说明,他是真心地要和我们修好。”父亲说。
“这四盆肉的重量尽管没有大的出入,但肉的质量是不是完全一样呢?因此,我建议将这四盆肉编上号,然后抓阄,抓着哪盆吃哪盆。”
“这些东西,不好使,只有用纸凿敲打过的黄表纸烧化后,才能成为阴间的钱。”
“这些孩子,真是勇敢,”姚七笑着说,“动不动就要操人家的娘,你们知道怎么操吗?”
“这些盆里的肉一样多吗?”冯铁汉说,“肉的质量,完全一样吗?”
“这样的好肉让他们吃了,不是白白地糟蹋了吗?”我说,“你煮两块骆驼肉给他们吃就行了。他们的舌头和嘴巴都被烟酒弄麻木了,根本分辨不出来。”
“这样我就没法子干了……”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何必发这样大的火?”母亲忿忿地说,“给死去的人一个安慰嘛!”
“这也算是个办法?你说的那些有关部门,掌握的情况比我们多得多,他们什么都知道,但他们也没有办法。”老兰冷冷地说。
“这怎么好意思……”母亲激动不安地说,“我们无功无德,怎么好吃村长的东西……”
“这怎么能行?”老兰抬手拍拍巴掌,那个被我们遗忘了的黄豹真像匹豹子那样,迈着轻捷矫健的步伐,几乎是无声无息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如果不是他开门时放进了清冽的冷风,我们会以为他是从天上降下来的或是从地下冒出来的。他目光炯炯地盯着老兰的嘴巴,等待着老兰的命令。“去,”老兰低声但威严无比地说,“去弄一盆鲫鱼汤,要快,再让他们煮两斤鲨鱼肉饺子来,汤先来,饺子随后。”
“真对不起……”母亲倒着酒说,“从来没有请过客,不知道如何招待客人。”
“真对不起……”母亲说。
“真是不好意思……”母亲说。
“真是出息了啊,”母亲说,“几年不见,磨练出来这样一张甜嘴……”
“真是个有情有义的好汉子……”
“真是好汉无好妻,癞蛤蟆娶花枝。”
“真是日头从西边出来了,”母亲嘲弄地说,“早些年你在家时,也没有下过几天地啊,这次回来,要改邪归正当农民了?”
“真是太麻烦了……”父亲说。
“真是天大的笑话,”老兰眼泪汪汪地看着众人说,“我老兰要是跟她过不下去,完全可以通过正当的手续和她离婚,何必用这样的

村长,多承您的照应,使我们家过了一个好年

“吃吧,吃吧。”
“吃吧,孩子们,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吃吧,小伙计,放开肚皮吃,这是羊腿,锅里还有狗腿、猪肘子、牛尾,随便你吃。”
“吃肉,吃肉,趁热吃,凉了就不是味了。”
“吃肉,是要有肚腹的,”他说,“您生来就是虎狼肚子,爷儿们,天老爷把您弄到人间,就是让您来吃肉的。”
“吃肉比赛结束,罗小通获胜。冯铁汉表现也不错。至于刘胜利和万小江,”老兰用轻蔑的目光看看他们的背影,说,“没有金刚钻,硬要揽瓷器活,糟蹋了两盆好肉。今后,我们厂还要经常地搞这种比赛,肉联厂的人,就是要能吃肉。罗小通你也不要骄傲,这一次你是擂主,下一次,很可能会出来一个好汉把你打下去。下一次我们比赛,就不会局限在我们厂的范围之内了,我们要把比赛搞成一个社会性的活动,借以提高我们厂子的知名度。我们要去定做一个奖杯,比赛优胜者,还要发奖金。如果不要奖金,我们厂就免费供应这个人吃肉一年”
“抽吗?”
“出发!”我喊叫着,模仿着从电影里看到的那些英雄人物的习惯动作,把一只手举起来,然后猛地往下一劈。
“出去!”父亲猛拍了一下桌子,恼怒地说。
“初次见面。讨个吉利。”
“除了种地,我不知道还能干点什么……”父亲尴尬地说,“估牛,显然是不需要了,要不,我就跟着你们收破烂吧……”
“吹牛吧,你就,”老韩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老韩在情场上永远失意,所以在赌场上永远得意。”
“春节愉快!”
“春节愉快!”我们说。
“村长,多承您的照应,使我们家过了一个好年。我们是来给您拜年的。小通,娇娇,你们兄妹两个,跪下给大大磕个头吧!”
“村长,感谢您赏脸,到俺这穷家寒舍来坐坐。”
“村长,你别生气,俺可不是给你送礼,”母亲含意深长地微笑着说,“这酒,是姚七昨天晚上到我家去,送给罗通的。这么贵重的酒,我们哪里敢喝?还是送给您吧。”
“村长,您可别夸他,小孩子不能夸,一夸就更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村长日理万机,还能赏脸前来,实在让我们感激不尽……”父亲缩手缩脚地站在圆桌一侧,咬文嚼字地说。
“打什么针,吐出来就好了。”房医生用下巴点了一下我,说,“我倒是有点担心这个小家伙,数他吃的多。”
“大家还说,老兰迟早会把老罗撤掉,让小罗接任。”黄彪说,“爷儿们,如果老兰真要你干,我看你也不要谦虚,爹当官娘当官也比不上自己当官。”
“大婶说过。”妹妹肯定地说。
“大叔,”我用下巴指点了一下牲畜和卖牲畜的人组成的长长的队伍,说,“我们管不了这么多。”
“大爷大娘们,大叔大婶们,大哥大嫂们,你们就等着吧。我们兄妹,是精通历史、深明大义之人,我们是有仇必复,有恩必报!”
“大爷爷,大奶奶……”我像见到了亲人一样扑到大奶奶怀里,眼泪哗哗地流出来,弄湿了她的衣襟,我哭着说,“我完了,什么都没有了,娘死了,爹捕了,妹妹也死了,吃肉的本事也没有了……”
“但是兰总还是能够尝出来的……”黄彪为难地说。
“但是什么?”
“但是我不能爬出去,”我说,“如果我是个还不会走路的孩子,我只能爬出去。我已经很大了,如果我爬出去,就说明我犯了错误,但是我并没有犯错误,所以我不能爬出去。”
“但我的爹娘也要吃!”
“但我听平山川的儿子平度说,董家的鸡是野鸡家养,生前也吃过激素,死后也用了甲醛。”我说。
“当然有,这边有什么,那边就有什么。”马奎坚定地说。
“到哪里去弄鲫鱼汤?”母亲用无奈的口气说,“连醋也没有。让他喝碗凉水睡觉吧。”

把瓶子给我,”老兰说,“根据我的经验

我不要你死。”
“好孩子,别哭,别哭……”
“那边有警察吗?”小韩问。
“我们没有别的要求,”我和妹妹齐声说,“我们只是活够了,请你把我们杀死。”
“煮好了,上吗?”
黄彪想帮我把荷叶打开,我摆手拒绝了他。他不知道,解开肉的包装,就像兰老大脱去女人的衣裳一样,也是一种享受。
老兰把玩着高脚玻璃酒杯,让杯子里的酒转来转去。他冷冷地问:“老罗,玉珍,你们说,我们这个干法,是赔还是赚?”
牛贩子见到我父亲,都从短墙边上站了起来。这些家伙大清早地就戴上了贼光镜子,看起来有几分恐怖,但他们的嘴边上挂着笑纹,说明了他们对我父亲相当尊重。父亲把我从脖子上卸下来,蹲在离牛贩子十几尺远的地方,摸出一个瘪瘪的烟盒,剥出一支变形潮湿的烟卷儿。牛贩子们将自己的香烟投过来,十几支香烟落在父亲的面前。父亲将投过来的烟卷儿收拢在一起,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地上。牛贩子们说:妈了个巴子的老罗,抽吧,几支烟卷儿怎么能收买了你?父亲微笑不答,还是抽自己的劣烟。村子里的屠户们三三两两地走来,他们的身体似乎都洗得干干净净,但我还是闻到了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味儿,可见即便是牛血猪血,也是洗不干净的。牛们也嗅到了屠户身上的气味,它们挤在了一起,眼睛里闪烁着恐惧的光芒。
我和妹妹站在路边,看着父亲浮肿的面孔和一夜之间白了的头发。我感到心中并无痛苦,但眼泪却哗哗地流下来。父亲对着我和妹妹点点头,示意我们过去。我和妹妹犹犹豫豫地走上前,在距离他几步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父亲抬了一下手,似乎想抚摸我们,但是他没有。亮晶晶的手铐在他的手腕上闪烁着,照花了我们的眼睛。父亲低声说:
[被屏蔽广告]
“‘四大’,你不要得寸进尺!”母亲气呼呼地说。
“‘四大’,抢孝帽子吗?不用抢,有你戴的。”
“啊,你胖成这样子了。”
“哎呀爷们,”黄彪急忙分辩着,说,“您借给我两个胆子我也不敢骂您。再说了,咱爷俩儿的感情不是一天了,正是因为有了您这样懂肉的行家,我这活儿干的才来劲儿。这么说吧,我煮出来的好肉,只有进了您的嘴巴,才不委屈我的手艺。看您吃肉,爷们,真的,真的是一种享受,比搂着老婆睡觉还要过瘾……”
“俺爹不在家。”
“俺可等到你啦……”
“俺老婆给我托过梦,说这样的钱到了那边是假币。”马奎用脚踢踢那些冥币,说,“你们得跟兰总说说,把这些东西剔出来扔掉,否则,带着一兜子假币到了那边,还不得被警察当假币贩子给抓起来?”
“按说你是不用去上学了,你再上学就把那个蔡老师活活气死了。”老兰说,“但事关你的前途,还是听你父母的意见。”
“把磅搬出来。”老兰说。
“把瓶子给我,”老兰说,“根据我的经验,在这个世界上,有两类人不能得罪。一类是那些青皮流氓光棍汉,属于流氓无产阶级吧,这些人站着一根躺下一条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有家有业的人、有根有后的人、有权有势的人,都不敢跟他们较劲。还有一类就是那些其貌不扬的、流着黄鼻涕、灰腚瓦爪的、像癞皮小狗一样被人用脚踢来踢去的孩子,这样的孩子成为土匪、强盗、大官大将的可能性比那些有礼有貌、衣衫整洁的好孩子大得多。”老兰往我的碗里倒了一些酒,说,“来吧,罗小通罗先生,老兰敬您一杯!”
“半头牛算什么?”他们中的又一个说,“半头牛还不够俺填牙缝的,老子每次能吃一头牛。”
“抱她去卫生室,抹点药。”
“被子、枕头都在炕头上堆着,先让她盖那床蓝花的吧,等明天再另给你们做。”
“表姐,人不是山,万古不变……”母亲红着脸说,看样子有些发怒。
“别别别……”老兰慌忙站起来,摇摆着大手说,“杨玉珍,亏你想得出来,这样的大礼,老兰怎么担当得起呢?你没看看你养了一对什么样的儿女吗?”老兰俯下身,拍拍我和妹妹的头顶,夸张地说,“这是一对金童玉女,前途不可限量。我们这些人,再怎么折腾也是河沟里的泥鳅,成不了龙,可他们就不一样了。老兰不会相马,但是会相人,”老兰用两只大手把我和妹妹的脸扶正,仔细地端详着,然后抬头对我的父母说,“你们看看,这样的头角,如何能错得了。你们两口子,就准备着跟着儿女风光吧!”
“别说这些不着边际的疯话了,睡觉去,”父亲不耐烦地说,“我们有事情要商量。”
“不,”我扯着挎包,执拗地说:“爹,我要你回去!”
“不,”我说,“你先剃。”
“不,我不明白!”
“不,我不睡。”我说,“我要跟你们谈谈我不上学的事情。”
“不,我要喝。”我伸出手去,讨要我的酒碗。
“不必了,”母亲说,“忘是肯定忘不了的。”
“不抽,”我说,“抽烟后影响味觉,无论多么好的肉也品尝不出滋味来了。”
“不行,”爹说,“无论如何,你也要在学校里给我沤几年。”
“不行,”父亲坚定不移地说,“有我和你娘在那里干就够了。”
“不行,老兰,坚决不行!”

他拦住给他端啤酒上来的侍者问道

大、宽阔的拱门一下子就认出它来了。这些拱门通向不见阳光的连拱廊。十四和十五世纪的人可能就在这里把他们的袋子和箱子打开检查。鬼更多。
他扫了一眼街牌,看到这个地方叫坦纽区。和斯特拉斯堡同样的区一样,这个区也是通过将破烂不堪的建筑卖给同意严格按照老式图纸和式样的人而保存下来的。
他走到咖啡馆,在外面坐了下来,要了一杯啤酒。等着啤酒端上来的时候,他有些得意地看着他的周围。他对这里的回声并非不敏感。他几乎可以看见那些鬼魂,有些鬼魂比十四世纪的旅行者要更现代一些。当然他还没有老到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但是在这里你也可以感觉到纳粹德军和美国坦克部队的大兵的鬼魂,他们都是在那场叫做科尔马之穴的最后的血战中阵亡的。
他拦住给他端啤酒上来的侍者问道:“告诉我。我是个跑车迷,你看。”他指着那辆美洲虎。“我正在找一位朋友,她住在离这里不远。她有一辆橘黄色的车,样子有点像一辆MG。”
侍者点了点头。“五法郎,先生。”
“你在这个区看见过这样的车吗?”
侍者收了硬币,然后指着停着几十辆车的广场。“橘黄色、灰色、红色、白色和蓝色。”他歉意地笑了笑。“它们在那里停的时间都不长,我无法注意。”
“可能是在车库里?”
侍者的眉毛扬了扬。“有钱人才用车库。那后面有几个。”他歪着头示意那座大院。
“那么你没有……?”开车的人没再问下去了,因为侍者的头已经在左右摇着了。
怎么这么蠢,晚上已经走过一次运了,还会永远吉星高照。他啜了一口啤酒,盯着广场对面半阴的海关楼。这个老城区不错。如果他自己能住在这里也挺好的,如果他不是被巴塞尔拴得那么紧的话。
巴塞尔很少有几个角落保存得像这里这样迷人。那些地方都很干净,这是没有问题的。巴塞尔什么地方不干净?但是那些地方太沉闷。巴塞尔没有鬼。居民中有像依拉莫斯①和霍尔拜因②以及著名的当地子弟像尤勒③和伯诺利④。而且,它当然也是全欧洲最富有的城市,比瑞士任何一座城市的收入都高得多,或者说实在的,高过任何其他国家。但是它很沉闷。那里没有回声。你听不到鬼魂的脚步声。
//①德希戴流斯·依拉莫斯(1466—1536),哲学家、宗教家,北方文艺复兴的领袖,曾在巴塞尔定居并终老于此。
②霍尔拜因家族的小汉斯·霍尔拜因(1497—1543),德国艺术家,曾到过巴塞尔,并结识了依拉莫斯。
③里昂哈德·尤勒(1707—1783),瑞士数学家、物理学家,出生在巴塞尔。
④丹尼尔·伯诺利(1700—1782),瑞士数学家、物理学家,出生在巴塞尔。
一想到巴塞尔是欧洲最富有的城市,开车的人苦笑了一声。他坐在这里,“富有的”巴塞尔人之一,如果他下周还不为美洲虎付另一笔钱的话,就得还给经销商。至于抵押的房子……取消赎回权也就是几个月的事。富有!
他喝完啤酒,起身散了一会儿步,看了一眼手表。半夜了。该走E-4公路回巴塞尔了。路不长。在夜里这个时候,不用半

“确保巴塞尔计划畅通无阻地向前发展是你最重要的事

便携式计算器生产的秘密工作,而银行里所有的日常工作又丝毫没有懈怠。他实际上是在干两个人的工作,沃尔特对自己说,而且干得都非常出色。他父亲没有丝毫的理由抱怨(这倒不是说他父亲会就此不抱怨了),沃尔特也一样。这是个非常有收获的夏天。
今天匆忙地进朱拉山,就是沃尔特日常工作中那种费时的事的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些事使他一天得工作十八个小时,人都要爆炸了。在制表中心纽夏特外面、靠近瓦兰金郊区的一个小村子里,那奇妙的计算器项目从梦想变为现实,但却是在沃尔特的不断关怀下才得以实现的。
这个市的市长和村里的官员曾打算搞一个谨慎的公开表演,加上鼓乐队,可能还有反映本地生活场面的彩车,来庆祝那家废弃的表厂的开工。沃尔特已经坚决拒绝了这样的庆典。
等那一时刻到来的时候,也就是再过几周,他会让热情的瓦兰金人盛情地款待他的。他会让人把每个场面都拍下来在电视里播放,邀请所有的电台、电视台,让重要的杂志派记者来。这样,整个国家都会知道,为步履维艰的钟表业,他白狐做了些什么,施蒂利做了些什么。这样,整个世界也会第一次预先看到这种新型计算器。
实际。“怖里斯可不吃这套。”
柯蒂斯的脑海中闪过一幅画面,谢尔特突然袭击布里斯和马吉特·施蒂利。在他写的事件报告中没有提到那个女人。“那些长筒施蒂利弗38确实能让人老老实实地合作。”柯蒂斯摸了摸他的左臂。
“我知道,我知道。”帕尔莫飞快地说道,用的是那种银行家能说出的最接近道歉的语调。“但是愈合得很好,是不是?”
柯蒂斯点了点头。“也就这还算回事。”他又有意无意地加了一句反话。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柯蒂斯一直在等他提出有关马吉特·施蒂利的第一个问题。他还没有决定这关不关帕尔莫的事。当然,UBCO付给他钱就是收集它想知道的所有情报。但是马吉特·施蒂利的事至少目前还是个人的私事。说她的事在柯蒂斯眼中有点儿把自己降低到一个专门偷看钥匙孔的人。还因为他只了解这么多。
“巴塞尔警方,”帕尔莫这时问道,“已经结案了?”
“结了。”
“没有谁跟着布里斯了吧?”
柯蒂斯有好长一会儿没说话。“我想他已经看见我几次了。跟踪他几乎不可能。但是别的人没谁能做得比他好。或者想都想不到。所以我想可以让我回去干别的事了。”
“什么别的事?”
“我在巴黎和卢森堡还有些事。”
“确保巴塞尔计划畅通无阻地向前发展是你最重要的事,别的事都没它重要。”
“现在没人阻碍它。”
帕尔莫有好一会儿没有回答,然后说:“整个计划你有多少个简报?我是说从一开始。”
帕尔莫点了点头。“你可以喝那杯威士忌了。我保证不会让你睡着。”
柯蒂斯勉强地轻轻笑了笑。被别人猜透自己的心思很让人难堪,更何况是被自己的老板猜透。他拿起了酒杯,但是没有马上就喝。
这时帕尔莫开始说道:“你知道,多年以来,瑞士银行一直让全世界眼红。他们的保密,瑞士法郎的坚挺,银行想投资什么就投资什么的自由,还有政府实际上不能探问他们在做些什么。这是教科书上所谓的真正的十九世纪的资本主义在现实中活生生的例子。”
“和我们的银行相比?”柯蒂斯问道。
“尤其是和美国银行相比。我们的规矩太多了,只要我们转转身,挠挠脖子,就会触犯这个或者那个议会颁布的法律。”
“从你的话里,我听出在瑞士这里也有些东西在变。”
“还没有。”帕尔莫解释道。“这儿的银行还有自由。但是在瑞士,银行已经不是增长很大的行业了。钱还是能挣到,但是现在有更多的吸引人的地方可供投资,获取更高的利润。经营瑞士银行越来越难。很难找到帮手。他们必须得是瑞士人,而且他们必须受过高度训练。你不能随便进口一船西西里或者土耳其工人。”
“瑞士人不让他们在银行里工作?”
“没门。”帕尔莫说。“然后就是通货膨胀。瑞土的通货膨胀和我们一样糟。他们控制通货膨胀的方法就是限制外国投资,并且提供低得荒唐的利率,只有百分之四左右。妈的,就在这一分钟,你在伦敦可以拿到三倍。当然,是英镑。”
“不如瑞士法郎。”
“差得远。但是这里的银行业还有其他的黑点。看看瑞士的市场。瑞士有七百多万地方帐户,而人口只有,嗯,五百万,包括婴儿在内。可以说这个地方银行大大地过剩了。而且瑞士人现在让外国人更难投资当地的不动产,就像我遇到的。所以,你看,瑞士银行有他们的问题。”柯蒂斯终于啜了一口酒。“那么为什么,”他过了一会儿问道,“我们还没有挤进瑞士的银行业?”
帕尔莫笑了,紧抿着的嘴巴也松弛了。他站起身,迈着长长的腿走到壁炉前,拿起一只保湿雪茄烟盒,然后回来。“抽烟吗?”
帕尔莫打开保湿烟盒,然后似乎改了主意,又把它放到一边。“就在目前瑞士人担心着他们的利润和金融业务的拓展的时候,我们要跳进来抓到一大块肥肉。他们现在有点儿踌躇。就像一个刚挨了一拳的拳击手。在他还摇摇晃晃的时候,我们要乘他不备摸进去,狠狠地揍他一拳。”
“为什么UBCO要介入一个日薄西山的行业?”
“不是日薄西山。是拓展的速度慢了。跟日薄西山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