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约放过去了三辆。乘客寥寥的电车

个老儿,此间的事一了,看我如何料理你们。胡林猛然喝道:“西风堂主、千心阁主,你们前段时间来见我们义父说什么话来?谁要替你们书楼找回藏书,便拥戴他为总楼主。我义父他老人家日前杀死落花宫贼人敖谢天,夺回那些珍本,又出钱帮你们购买了枪支弹药,武装了你们的护楼兵,对西风堂和千心阁来说恩同再造,你们如何转眼就忘记了?”
西风堂主嘿嘿一笑:“敖老爷子也早该带他这宝贝孙子出来历练历练了!”
西风堂主环视众人,愤愤地道:“各位可听见了,她污蔑我们浑水摸鱼!”
西风堂主见敖家有人附和,大喜,忙道:“少奶奶说得正是,我们此举不过是尽些微薄之力,也不枉与敖家这世代的交情。”
西风堂主接过纸来一看,几个人都凑过低声念,大吃一惊,“花落不知处,落藏十八年。敖家三奶奶实乃落花宫人。偷藏一家,天下奇闻。”
西风堂主看看千心阁主和太月院少主,又看看表情木然的敖子书,站起来冲着孔一白一抱拳,“周先生,莫非这便是你刚才所说的愧对我等之事?也就是说,您也是赞成令婿的高见了?”
西风堂主看起来有四十六七岁的光景,略显得黑瘦,平常总爱眯着眼,一副大睡不醒的模样,如今眼神却变得锐利,恍惚还闪过几丝焦虑。他听了千心阁主的话:苦笑一下说:“胡兄,事情有些急,我就直说了吧,最近几天你这千心阁可有什么风吹草动?”
西风堂主冷冷地瞧瞧敖少广,又回头看看敖子书,“要我们信你却也不难,除非让我进去亲自查看。”另外两人也一致附和,非要上风满楼不可。敖子书迟疑地看看父亲,又看看母亲,不知该不该答应这要求。
西风堂主冷笑道:“谁叫人家财大气粗呢!换作前几年,我压根就不理会这种人。”太月院主处事慎重,说:“可能中途有什么变故,亦未可知,诸位不必太放在心上。”
西风堂主冷笑着,干脆就把话挑明了:“我要是敖家老爷子,早将这贼女子轰出门去了!还能容她?”
西风堂主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容来,抚须道:“好,眼瞧着阅书会的日子也临近了,届时我们各楼都把所藏的珍本拿出来,风满楼能参加吗?你家子轩不是才去了省城?他这趟也是为了这事情,想借劲儿叫上边拨点款子,他如今可是嘉邺镇的督学,你们终不至于在那天扫了他面子吧。”
西风堂主马上冷冷地质问,“怎么,莫非是大奶奶私下作的主,连子书也不知道?”众人都回过头盯着她,大奶奶脸色苍白,手紧紧地抓着椅子背儿,“好啊,几位说起来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何行事却像泼皮无赖似的,不分青红皂白,逮谁咬谁?”
西风堂主忙道:“记得记得。当年也是敖庄一件大事呢!我们几个也都去了。”
西风堂主忙问:“子书啊,你爷爷他……”几位老者朝船楼瞧了瞧,见再无人出来,不禁面面相觑。敖子书脸上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异样,不慌不忙地说:“是这样,爷爷知道这赏书会是每年各大书楼的大事,故而早早就作好了准备,不料前些天受了点风寒,一时竟卧床不起,所以只能命晚辈代表风满楼前来赴会。”
西风堂主猛地抬起头,咬牙道:“各楼世兄,能否暂借我三千大洋,西风堂用十年来还。”
西风堂主瞧不过他那副德性,说道:“诚如刚才子书所言,明刻本粗糙平庸,宋本才是真正的书中瑰宝。我这里倒也有个孤本,好像比宋本还要早些,诸位请赏眼——”
西风堂主却指着他笑起来:“哎老哥,你叫他什么,应该称呼人家为督学才对!”转头笑眯眯地看着敖子轩,说:“督学大人,你来说说,今日的嘉邺镇是不是可以名垂藏书史册了?
西风堂主上前拱手道:“先生,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和您一样悲痛。大小姐是为我们各家书楼死的,我们绝不会放过敖家!”
西风堂主叹道:“子书啊,你这玩笑可开大了。你现在已经不是孩子了,是风满楼的楼主,你该明白这些书对我们各楼是何等的分量。没有它们,我们百年的藏书楼便是毁于一旦了。
西风堂主听了不由得冷笑,说:“真是后生不知深浅,我知你学问大,可你能大得过你家老太爷吗?这话就连你爷爷也不敢说出口的。”
西风堂主听了这话捂着胸口慢慢倒下去,幸好后面的人手快,把他扶住了。敖子书叹道:“西风堂就算近年的年景不好,也不至于把这两部书发出去啊!”
西风堂主听了正合心意,忙道:“如此甚好!”于是敖子书头前带路,西风堂主后边跟着,两人上得楼去。敖少广恨恨地又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后悔听了方文镜那厮的话,又凭空惹出这等是非。
西风堂主闻听跑过来,望着两卷书一片茫然,“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芸一笑:“这你就要问孔一白了,谁不知道南湖楼修书作假的本领天下第一。”
西风堂主闻言冷笑,“敖翁可真会如封似闭啊!我们万万不会因你家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