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棂,听这婆媳俩数落着,心

看着房梁,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沈芸急了,道:“谢天!你说啊!书到底藏哪儿去啦!”
谢天却只是冷笑,大奶奶眼中闪过一丝恨色,转头瞧瞧敖老太爷,见他若有所思地微闭着眼。敖少秋皱着眉,冲着儿子喝道:“快跪下!给少堂主赔罪!”
谢天杀心既起,眼前登时又一片模糊,狂叫道:“不管啦,挡我者死!”拳脚并用,呼呼生风,只要跟他碰招的,必如遭电击,身子跌出丈远。
谢天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泪水又涌出来,猛地一咬牙,转身冲出祠堂,没入了黑暗之中。
谢天使劲地点点头,“我明白了三婶。”
谢天是个抱回来的野种,名分不正,登不得楼,血液里隐藏着危险,隐藏着对抗,注定长成这个家族中的叛逆。
谢天手抓着窗棂,听这婆媳俩数落着,心头涌上一股绝望来,猛然嚎叫起来,便像被逼急的饿狼一样,眼睛里泛出血丝,脖子上青筋暴起,下面人一慌,不觉都向后退了半步。敖少广突然高声叫道:“箭阵伺候!”护楼兵一起抬弓,箭头瞄准了窗口。
谢天甩甩头,竭力使自己保持清醒,说道:“好,好,我走!”果然转身朝外面走去,此举大大出乎众人意料,不觉都舒了一口气。突然,谢天的身子向后翻起,在空中一个筋斗就弹到了他们跟前,在众人的一片惊叫声,伸手各拿住一人,当成了武器抡得呼呼生风,护楼兵投鼠忌器,哪里敢挥动刀枪,当下被他打得鬼哭狼嚎。
谢天说声好,又问过子轩的安稳,方才离开。剩下两人便走去树阴里盘膝坐了,此地竹林如翠涛起伏,地上绿草如茵,有蝶上下翩跹,风景着实不恶。
谢天说声是,沈芸听他语声洪亮,心才放下了,问道:“谢天,你可知道南湖楼最近换了新主人?”
谢天思索着,猛地想到了什么,“三婶!”
谢天抬起头,敖少秋欣喜地瞧着儿子,为他抹干泪水,谢天说:“爹,孩儿回来有几天了,就是不敢露面见您。”
谢天抬头见沈芸的眼中有泪光,鼻子一酸,悲声道:“三婶,你别生气了,我认罚。”
谢天叹道:“又出一个苦字,不当人意。且听我的,贾至诗云,一酌千忧散,三杯万事空!
谢天叹了口气,说:“大哥,我住几日等风声小了点就走,我倒想跟你说件事。”迟疑一下,才道,“这两天,外面我几乎都找遍了,就是没看到茹月的影子,大哥,你心里就一点不急吗?”
谢天叹息着,收回目光走去角落里,不多时,便听到敖子书沉重的脚步声。他躲在书架后,看着大哥举着灯笼迈进门槛,他看起来很虚弱,脸色蜡黄,额头上皱纹密布,背也驼得厉害。将灯笼挂好后,又呆呆站了会儿,才慢慢在椅子上坐下,却并不读书,只是坐在那里发呆。
谢天听到话声,从舱中钻了出去,恨恨地盯着敖子书,牙缝里硬生生地挤出几个字来:“这个卑鄙小人,来得正好!”
谢天听到这句话,脸色登时煞白,全身不停地哆嗦,拳头握得咯吱咯吱响,众人都防备他暴起伤人,纷纷亮出了兵器。突然,他嘴里发出一阵狂笑,笑到一半时,猛地捂住了胸口,觉得气流上涌,如翻江倒海一般,脸色也变得铁青,眼前一片恍惚,敖少广的身影化作无数个,在跟前晃闪着。
谢天听到这里,忽的从地上站起来,怒道:“我指使你?我都不曾跟你说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