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听了霍然一惊,可不是怎的,自

抽搐着,指指我现在住在山上的老宅里。”
谢天挠挠头说:“我是想,咱们要是也往酒里加些东西,一准更香。”
谢天蹑手蹑脚地走到她的身后,伸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一下,茹月吓得尖叫一声,蹦了起来。谢天哈哈大笑,茹月见是他,才松了一口气,拍着胸口埋怨道:“二少爷,你吓坏我了!
谢天凄然一笑,“我就算是成了魔,也是给你们逼的!三婶,我看错了你,你知道吗,谢天是个没娘疼的孩子,从小给人欺负,自从你嫁来,我心里其实就把你当成半个娘啊,在这个家里,除了爹外,只有你疼我亲我,我也敬你重你,你说什么我都信,从未违背过你,你觉得谢天这样做还不够吗,三婶?”他颤声问,泪水在眼眶里打着旋儿,“你知道茹月从小跟我好,我配她最合适,你不是也经常在我面前夸她吗?可为什么偏偏是你跟他们串通一气,把月儿从我身边夺走。三婶,我被赶出去后一无所有,难道连爱月儿的权利也不能有吗,连她你们也要帮着子书抢,三婶啊,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吗?”说完最后一句话,他的泪终于下来了。
谢天岂肯罢手,一把挣脱,凑到洞前一瞄,登时一股热血直冲脑门,肝胆俱裂,抬脚便要朝窗户踹去,忽觉身子一麻,直挺挺向后倒下去,被沈芸就势扶住,背起来就朝府外逸去。
谢天强笑下,伸手给他擦擦泪水,“别哭,以后二哥哥还会来看你的。”一咬牙,推开子轩,叫了声:“三婶!”冲着沈芸磕了个头后,起身大步朝门外走去。敖少秋跺了跺脚,忙跟了出去。
谢天却只是冷笑,背对着众人,歪头话,谈什么指使?”沈芸听他这一说,便明白里边有隐情,只怕敖子书在这件事上脱不了干系。
谢天听了不寒而栗,方文镜笑得有些阴森森的,“你有时是不是也觉得……真气乱窜,气血攻心,无法控制……”
谢天听了霍然一惊,可不是怎的,自己的下场不就是最好的例证?尽管方文镜那个落花宫盗贼的身份,一度使其在谢天心中的位置打了折扣,但在后者潜意识里,还是很敬重这个师傅的。现在听了这番话,更是如拨云雾。
谢天听了身子一紧,心下登时冰凉,三叔敖少方是给方文镜害死的,偏偏自己却又修习了《落花诀》,这怎能不叫三婶伤心?泪水登时夺眶而出,叫道:“三婶,我错了,我不该练《落花诀》的功夫,我对不起你和三叔!”
谢天听了心头剧震,眼睛瞪得滚圆,猛地抓住方文镜的肩膀,使劲地摇晃,“师傅你说什么,茹月怎么要嫁给子书了?”
谢天听了一怔,但他马上便领会沈芸的心意,赶忙摇头道:“三婶,谢天绝对不会叫你也以身犯险。”
谢天听了这话,脸上露出懊恼之色。“难道……难道我和师傅就要白白在这里等死不成?”
谢天听了这话,身子不禁一哆嗦,说:“没,没什么……”
谢天听了这话,心里一酸,听子书说:“三弟,都过去了,不说当年!”子轩又道:“我太想见到二哥了,今天我成家了,真希望二哥能来看看。我这个从前老骑在他背上玩打仗的孩子也成家立业了,二哥要能看到,他一定会很高兴。”
谢天听了这话,一呆,默默地想:“我真的恨那个老……毕竟,他当初同意爹收养了我。”
谢天听了这话呆住了,他怔怔地看着沈芸。“你师傅就是这样一个人,睚眦必报,三婶最担心的就是你跟他一样,无法宽容别人,做不到以德报怨,也就更谈不上回来撑起这个家了。
谢天听了这句迂腐透顶的话,差点笑出了声,猛听得敖子书提高嗓门:“你错了爹,子轩他也能进来,他要做咱风满楼的主子了。”声音忽悠低下去,“儿以后跟爹一样,也来做个护楼的人吧!”
谢天听他这一说,马上兴味索然,将他的胳膊扒拉开说:“师傅,你怎么又提那件事?我说过的,我不会跟你走!”
谢天听他这一问,拿酒杯的手停在了半空,苦笑着,“大哥你看呢?”
谢天听她语气有异,低头看着她的眼睛,问:“茹月你怎么了,难道嫌我来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