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津先说了一句年头的套话。

事,她实在不能忍受他男人和女人单单是结合的话,什么时候都不是问题。
到时候该如何是好呢?……
到时候贵志要自己,会不会又全无感觉呢?她害怕双方互不满足,使整个旅行变的索然无味。
到晚上七点了。
到现在为止,她已经向贵志和船津两个人和盘托出了自己的秘密。
到月底,还有半个月多一点的时间,冬子看着满是洋酒瓶子的吧台问道:
到最后结束,不知持续了多长时间。虽是在遭强暴,但冬子却异常平静。刚开始的恐惧和不安过去以后,唯命是从这样一种想法使冬子安静了下来。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大部分人都会在这个关口苦恼、困惑。”
道路,人家、还有前面神宫的林木都淋浴着秋日的阳光。
道路自桥下开始向下倾斜,往下通往明治大街的交叉口。接近交叉口处,是地势最低的地方。然后,过交叉口,又开始缓缓向上倾斜。通向青山。
的确,出梅之后的半个月,连日持续超过三十度,白天连一丝风都没有。北海道的北见一带都出现了创记录的三十三度这样的高温。给人的感觉似乎整个日本都受到了酷暑的袭击。
的确,地板开了那么大一个洞,更显得那棵树小的可怜。
的确,冬子自己也觉着这么回去有些可惜。
的确,冬子自做完手术以后,似乎就再没有沉醉于性事之中过。她无法忘却自我,脑子里老是有事情。
的确,独身生活的寂寞随年龄增长而逐渐加深。每当见到高中时的朋友给了婚,儿女绕膝的情景,冬子便会产生一种被抛弃一样的寂寞。
的确,对冬子来说,现在重要的不是搞清手术真相,而是要忘记手术这件事。
的确,贵志能吃能睡,身体好,放的开。
的确,今天是她二十九岁的生日。冬子对谁也没讲,她想保守年龄的秘密,但细心的贵志还是记下了。
的确,恋慕自己的人是可爱的,自己也会想方设法尽己所能去帮助对方。但是,使钱让比自己年轻的人与已交往,冬子却颇不以为然。年龄比对方大再多,这样做也有悖常理。
的确,囊肿已经割除了,已经没有事了,可子宫也没有了。一个问题解决了,同时新的问题也产生了。
的确,女人的身体和男人相比,就真的是大异其趣。
的确,迄今为止,冬子从来没有兴奋过,当然,生病之前除外。自从做过手术之后,她还从未达到过一次高潮。而她全身现在沉浸在一种愉快的疲惫之中。满足之后的安祥迷漫着她的全身。
的确,如果卖不掉,费工费力所做的这件商品也就白费了。
的确,森林的绿色让人感到恬安。
的确,伤口没有冬子自己想像的那么大。听医生说摘除了子宫,以为是从肚脐眼向下开刀,原来不然。正像院长说的,不用担心别人会注意到。
的确,她自己有些在意自己做过手术,担心伤口会不会裂开或者出血,所以,她对自己的身体并不很自信。
的确,现在回想起来,代代木医院的年轻医生和月白的妇产科医生都没有说要摘除子宫。
的确,相抱相拥的时候应该全身心地投入,这一点冬子很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