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方子君不敢接,“这个礼物太

部队战士的情绪也会很大,各种流言蜚语都对部队建设产生了极其恶劣的负面影响!所以我们大队常委开会研究后决定,这次士兵提干不由营党委推荐!”
“提高警惕!保卫祖国!”战士们齐声怒吼,行持枪礼。
“提供直升机,放他们出境。”
“提抗议了!”何志军起身,“吃饭!”
“体会一下!”林锐把枪扔给他。
“天亮了。”
“天呐!”谭敏惊呼,“这个呢?”
“天下当兵是一家,何况还是公事。”高副关长笑道。
“田大牛!”
“田大牛的立功报告也批下来了,根据烈士遗嘱,这枚军功章将放在大队的荣誉室。”耿辉拿出一个红色的小盒子,打开来,是一枚一等功军功章。“这是他的第四枚军功章,也是第一枚一等功军功章。大队党委经上报总参情报部和军区情报部、军区直工部批准后决定,授予特战一连一排一班‘特战尖刀班’荣誉称号。田大牛同志的追悼会不能公开举行,但是你们一班可以全员参加。回去准备一下吧,他的父母可能明后天就过来。”
“田小牛!”
“田小牛!”林锐高喊。
“田小牛!”林锐先从新同志点起。
“田小牛!”乌云站起来高喊,“坐下!”
“田小牛!董强!”林锐站起来厉声喝道,“你们两个干什么呢?”
“田小牛——”报靶员在那边高喊,“100环!”
“田小牛放警戒线。”陈勇说,“砍树枝子做木排,把装备放在木排上我们拉过去。”
“田小牛已经被定为一班的狙击手,你向他授枪。”林锐低沉地说,“这把狙击步枪,跟随你一年多,是你的第二生命。我想应该有一个仪式。”
“挑地方吧。”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到了该你提的时候自然会给你提。”副部长笑着说,“我先介绍一下你新来的副手。秘书,叫他进来。”
“铁虎1号报告,敌人不肯投降。”车长颤抖着声音说,“他们好像要和我们拼命?”
“听懂了没有?!”何志军高声问。
“听见了!”怒吼还是地动山摇。
“听见没有?!八个!”何志军高喊。
“听说了吗?”抱着酒壶站在边上的董强对田小牛说,“咱们新来的副大队长是音乐学院毕业的,学指挥的。”
“听我口令!——敬礼!”
“听我命令啊——”林锐对着穿迷彩短袖衫和短裤的弟兄们笑着说,“咱们的足球得这么踢!突击小组还是跟着我,是前锋,乌云和火力支援组是后卫,田小牛和董强你们俩踢中场,电台兵守门!明白没有?!”
“停——”
“停止演示!”林锐举起右拳高喊。
“挺好的,挺有文化!”董强说,“人也很好,就是,就是和我们排长有点不对付。”
“通知部队,每天都是队列训练,《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每天给我唱十遍。”老爷子叹息一声说,“加强管理,清理部分战士暗藏的枪支弹药,不要给处分了。从战场下来,我们反而有更艰巨的心理战役要打。”
“通知各个部队——所有参加集训的队员,别管所在部队多忙,今年统统可以休探亲假。”
“通知战士们赶紧给动力伞加油!”林锐命令乌云,“清点弹药准备出发!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