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你妈走了我才敢出来。”刘晓飞擦把脸上的

踢死何志军,“我还军阀作风?!你何志军的良心让狗吃了?啊?你说你要上前线,我不仅不拖你后腿还支持你!你在前面杀得昏天黑地我在后面提心吊胆你知道不知道啊?我为什么啊?不是为了你喜欢你痛快吗?好,回来了在机关工作挺好的,你又不喜欢了!你吵吵着转业,我又得给你去找!我林秋叶是找关系的人吗?我拉下脸皮一个一个找一个一个求我为什么啊?因为我知道你拉不下脸啊!你是战斗英雄是陆军上校,我还得想什么工作合适你什么工作你不觉得委屈!好,我现在找到了你又不转业了!你搞什么啊你?!”
“我军面临的新时期形势下,要如何整合改革你应该清楚。”老爷子说,“你是国防大学的硕士,也跟军事代表团出去见过世面,还在南疆保卫战打了几次硬仗。要充分发挥自己的长处,虚心接纳批评和不同意见。在机关工作,和你在下面当军长独当一面是不一样的。要团结,懂吗?”
“我军区抗洪部队刚刚到达,但是马上就要全面上堤!”刘勇军拿起指挥棒指着电子地图宣布,“D市是一个中型工业城市,人口六百万,大小企业四百多家。附近农村还有人口一千三百多万,国家的财产、人民的生命都在危急之中!——我命令,蓝箭A、蓝箭B部队马上登上D市城防大堤进行加固!”
“我开。”雷克明站起来,脸上是淡淡的笑意。
“我看,这应该是个特嫌事件。”保卫部长说,“何大队长,耿政委,你们的兵警惕性很高,值得表扬。”
“我看把刘芳芳安排在大队部吧,也就几天了。”耿辉说。
“我看不仅是这个。”何志军笑笑,“林锐是你当排长的时候带过的兵,现在不仅提干了还是研究生,军衔级别都和你一样——你心里不舒服吧?”
“我看不用等回去了,”耿辉说,“部队训练任务还很重,与其下面再开小会,不如大会解决让大家多休息。”
“我看不用了。”雷克明笑笑,“我敢肯定,他就是老冯养的那条金鱼。”
“我看到你的命令了,你已经提前晋级了!”刘晓飞说,“你马上就是中尉正连,我们都是正连了!可以结婚了!”
“我看工作就这样安排了。”刘勇军说着走向自己的车,“你们下去再仔细研究一下,争取在狼牙特种大队组建周年纪念日可以正式成立特种旅!我和总参的何副部长都会出席。”
“我看过你的档案,你是一个出色的优秀青年干部的苗子。”萧琴笑着话里有话,“好在我们老刘还有伯乐的美称,他爱才,尤其是值得培养的青年干部。这次军区副司令空缺,军委办公厅的朋友说很可能他就要破格提前晋升中将副司令了。军委领导很看好老刘,他年轻,刚刚四十六,而且会带兵。”
“我看过你们所有人的材料,你们都是出色的,非常出色!”何志军感叹,“如果让我带着你们这些战士上战场,我相信战无不胜!你们都是全军区和陆军学院的精英,都是最出色的战士!但是——我们不可能派出去这么多战士去参赛,妈拉个巴子的人家会问你们这是来比赛还是来打仗啊?”
“我看看值班安排啊!”何志军顺手抄过一个夹子,“明天是老耿的班,晚上是我。陈勇明天你们排是不是战备?”
“我看刘晓飞好像就跟你有点倾向!”林秋叶诈她,“是不是?你跟妈说实话。”
“我看你里面还有雅间?”廖文枫问。
“我看你妈走了我才敢出来。”刘晓飞擦把脸上的汗。
“我看你一眼就走。”刘晓飞恳切——不,甚至是有点可怜巴巴地说。
“我看谁敢进来?”
“我看他跟刘芳芳挺好的。”方子君说,“真的,我的心伤痕累累,我也不是纯洁的女人,我配不上张雷。”
“我看他好像对你有意思。”张雷笑道。
“我看乌云班长也不错啊?”田小牛笑着说,“乌云班长,我选你!”
“我看这样。”何志军说,“我们自己先纸上演习一次——郑教员你辛苦一下,和参谋长一起拿出两套方案来。一个是红军,一个是蓝军,作为特种侦察大队在登陆和抗登陆当中的作用都要谋划出来。然后在你们的方案的基础上,组织参谋人员和各个单位军事主官进行沙盘推演,互相对抗!这样,到命令下来的时候,我们才会游刃有余!”
“我看着他们开始吧。”何志军站在观礼台中央,举起望远镜,湖面上一片苍茫水色什么都看不见。
“我可当不起,老了!”方子君笑笑,“结婚的人了,未来是你们的!”
“我可没说你通过了啊!”刘勇军笑。
“我可能还得回北京。”雷克明说,“昨天北京给我来了个电话,说组织部门要选人,要我准备准备。”
“我可能永远不会是个合格的父亲了……”刘勇军的声音很飘渺,他闭上眼睛任凭眼泪流下来:“但是我必须是一个合格的军人。”
“我可以不当这个副司令,但是我不能不当个好兵!”刘勇军闭上眼睛,“我不能这样对待我的士兵,不能!绝对不能!”
“我可以等!”林锐的眼泪也在打转。
“我可以告诉你,两个我都关心——一个是我的丈夫,一个是我爱过的人!”方子君低头继续看书,拿笔记着什么。
“我可以告诉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廖文枫笑着点着自己手里的烟,“你有逮捕证的话可以逮捕我,别的我没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