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拦住给他端啤酒上来的侍者问道

大、宽阔的拱门一下子就认出它来了。这些拱门通向不见阳光的连拱廊。十四和十五世纪的人可能就在这里把他们的袋子和箱子打开检查。鬼更多。
他扫了一眼街牌,看到这个地方叫坦纽区。和斯特拉斯堡同样的区一样,这个区也是通过将破烂不堪的建筑卖给同意严格按照老式图纸和式样的人而保存下来的。
他走到咖啡馆,在外面坐了下来,要了一杯啤酒。等着啤酒端上来的时候,他有些得意地看着他的周围。他对这里的回声并非不敏感。他几乎可以看见那些鬼魂,有些鬼魂比十四世纪的旅行者要更现代一些。当然他还没有老到活了这么长的时间,但是在这里你也可以感觉到纳粹德军和美国坦克部队的大兵的鬼魂,他们都是在那场叫做科尔马之穴的最后的血战中阵亡的。
他拦住给他端啤酒上来的侍者问道:“告诉我。我是个跑车迷,你看。”他指着那辆美洲虎。“我正在找一位朋友,她住在离这里不远。她有一辆橘黄色的车,样子有点像一辆MG。”
侍者点了点头。“五法郎,先生。”
“你在这个区看见过这样的车吗?”
侍者收了硬币,然后指着停着几十辆车的广场。“橘黄色、灰色、红色、白色和蓝色。”他歉意地笑了笑。“它们在那里停的时间都不长,我无法注意。”
“可能是在车库里?”
侍者的眉毛扬了扬。“有钱人才用车库。那后面有几个。”他歪着头示意那座大院。
“那么你没有……?”开车的人没再问下去了,因为侍者的头已经在左右摇着了。
怎么这么蠢,晚上已经走过一次运了,还会永远吉星高照。他啜了一口啤酒,盯着广场对面半阴的海关楼。这个老城区不错。如果他自己能住在这里也挺好的,如果他不是被巴塞尔拴得那么紧的话。
巴塞尔很少有几个角落保存得像这里这样迷人。那些地方都很干净,这是没有问题的。巴塞尔什么地方不干净?但是那些地方太沉闷。巴塞尔没有鬼。居民中有像依拉莫斯①和霍尔拜因②以及著名的当地子弟像尤勒③和伯诺利④。而且,它当然也是全欧洲最富有的城市,比瑞士任何一座城市的收入都高得多,或者说实在的,高过任何其他国家。但是它很沉闷。那里没有回声。你听不到鬼魂的脚步声。
//①德希戴流斯·依拉莫斯(1466—1536),哲学家、宗教家,北方文艺复兴的领袖,曾在巴塞尔定居并终老于此。
②霍尔拜因家族的小汉斯·霍尔拜因(1497—1543),德国艺术家,曾到过巴塞尔,并结识了依拉莫斯。
③里昂哈德·尤勒(1707—1783),瑞士数学家、物理学家,出生在巴塞尔。
④丹尼尔·伯诺利(1700—1782),瑞士数学家、物理学家,出生在巴塞尔。
一想到巴塞尔是欧洲最富有的城市,开车的人苦笑了一声。他坐在这里,“富有的”巴塞尔人之一,如果他下周还不为美洲虎付另一笔钱的话,就得还给经销商。至于抵押的房子……取消赎回权也就是几个月的事。富有!
他喝完啤酒,起身散了一会儿步,看了一眼手表。半夜了。该走E-4公路回巴塞尔了。路不长。在夜里这个时候,不用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